短腿柯基

秃发危机:S

您尊重我的观点,然后在我说出我的想法后,把我压得死死的,说我目光狭隘,自我膨胀,没有脑子。

Harvey的爱好是莫吉托和休假,他的爱人是日记 3


Harvey的一生准确来说是从旅馆开始的,因为他的记忆从此刻开始。
而他也从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对。


“Morning,Harvey,昨晚休息得好吗?”
“并不好,先生,您昨晚过得愉快吗?我确信昨晚大堂灯光昏暗的,甚至还有一杯白葡萄酒被遗忘在软椅上。”
“我的错。”
“你知道我指的不是这个。”
Mr.Crow轻笑着,格外体贴的给哈维调上一杯莫吉托,又辣又凉的薄荷和锈湖产冰块把他一夜的疲惫强制性的消磨去了。出乎Mr.Crow意料的是,Harvey今天并没有把青柠切开慢慢地吮吸它。
Harvey略显粗鲁的往自己嘴里硬塞了两颗小青柠,他一直无法描述在柚子或是柠檬的皮上划上那么一刀所带来的清醒和愉悦,那种愉悦的芳香盘桓在自己的舌尖齿缝试探性的触摸着他的嗅觉,但一切就像场梦一样,很快便被柠檬应有的必要的酸涩掩盖去了,Harvey甚至咬碎了苦涩的籽,把所有的,好的或者不好的事情吞噬殆尽。
“我今天需要把雪茄送去对吗?”
“我想是的,结束之后就能休假了不是吗?”
Harvey抬起头,长久的注视着Mr.Crow,从他的袖口到他的领带甚至他脸上任何一根乌鸦毛。
他在Mr.Crow疑惑的想开口时,他说
“我觉得旅馆隔音可以再好一点,鉴于我就住你们俩隔壁。”
“我爱您,Mr.Crow,我希望您能明白这一点,不仅仅只是因为您是我有记忆以来见到的第一个人。”
然后他离开了,走进厨房关上了门,喝完了他最后一杯莫吉托,上楼了。留下乌鸦一个人站在大堂。

“事情是如此自然而然的发生,如同落日西垂,夜幕降临。”

Harvey向来对Mr.Owl的模糊不清的解释嗤之以鼻,所以当Mr.Owl站在窗前对他读着《悲惨世界》的时候,他对他翻了个白眼。
“无论如何,欢迎您回来,Harvey,需要莫吉托吗?”
“不了,先生,我需要去休息了。”他这么说。
“好好看看那些方块好吗?亲爱的。”Mr.Owl和善的这么对他说着。
Harvey只能环顾了房间,看那些被锈湖的水淹没的黑色阴影,Harvey甚至能想象的出来他们死前痛苦绝望的表情。
当然,最多的是愤怒和血腥。
当他转头去看White Cube时,他瞄了一眼门,锁死了并且那只该死的蝙蝠挡在了门口。
Harvey看着Mr.Owl的微笑时,什么都明白了。
他得不到该有的假期了,该死的。
“感谢您,先生。”他这么说着,然后听着后面玻璃开裂破碎的声音,把口袋里藏的薄荷叶塞到了嘴里,自己的脚后跟已经被锈湖绝望的湖水淹没了,他转身,看到了自己刀下的五个亡灵。

后面的事情显然已经被人熟知了,客人们逃了出来,Harvey疲于奔波,无论是和Laura在一起或者是在磨坊的短暂停留,Harvey在冥冥中的某种驱动下,差点丢到了自己的命。

————————————

“你确定?”
“Dale的记忆需要被好好处理,当然也包括Laura的。”
“恕我冒昧,他可能会死在那里。”
“所以,我需要你Aldous。我需要你替我去磨坊,看好一切。”他缓慢的吐出了一个烟圈,像是春天门外的那棵树开出的花一样,瞬间就消散了。
而Harvey站在门外,他刚从Mr.Pigeon的房间出来,准备回房那些东西。

“Good Luck,Harvey”他那晚在自己的日记中写到。
那是他最后一次用笔写下他短暂的回忆,他在最后一天到来前,把日记封好,藏在了旅馆某块松动的石砖下,喝完最后一杯莫吉托,开始了他漫长的“休假”。





——————————————强行结束

感谢你们阅读完这份垃圾,谢谢:D

猫头鹰知道所有的事



哈维的爱好是莫吉托和休假,他的爱人是日记。 2


  那天下午稍晚的时候,Mr.Crow带着五位客人回到了旅馆。
  Harvey看着自己端着的Shrimp cocktail,粘稠的番茄和明黄色柠檬配的是今早被Mr.Frog捞上来的鲜虾。Mr.Frog眨着他那双大的有些吓人的眼睛信誓旦旦的对他说:“相信我,Harvey,锈湖里的虾有一股淡淡的甜味,配番茄错不了。”
  Harvey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他鼻子里刺鼻的腥味让他想尖叫。
  但他还是规规矩矩的端着那早晚都要过时的shrimp cocktail去欢迎他们的客人。
  “说实话,事实其实出乎我的意料,”他在凌晨的唯一那么点喘息的时间,在日记上这么写着。
  “Mr.Deer对于鸡尾酒的挑选出乎我的意料,我是说,我非常喜欢薄荷在舌尖火辣的凉爽,但对于Blood Mary这种口味强烈的酒我持保留态度。”
  “同样的话适用于Mr.Frog的虾。”
  之后他便收起了蘸水笔和他心爱的日记,平躺在那窄窄的床上,身下的白色床单散发着一股极淡的香气,慢慢的轻柔地包围了Harvey,他得趁时间还早休息一下,等待下一天的到来,或者胡思乱想一会儿。不过显然,他从来没办法在深红色的夜晚做一个好梦。
  于是他干脆等着,等着属于他的闹钟。
  当Harvey仍旧沉思于天气和薄荷长势时,Mr.Crow替他处理了Mr.Deer的一些善后,你知道的,清理地毯,替换床单,给花浇浇水,当然浇水的事情他偶尔会请Mr.Owl帮忙。
  Mr.Crow作为一个,当然这是在Harvey看来,作息极度规律的“老人”,他总会把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得干干净净,非常漂亮。等到处理完尸体,他会踩着深红色的羊绒地毯上楼,他脚步利落不拖泥带水,然后整理自己的衣领,举起右手轻叩二楼尽头的私人房间。
  “Morning,Sir.”然后那扇门开了,红茶的香味溢散到整个走廊。
  如果可能的话,他会给Harvey带一点青柠之类的,令人愉悦的东西。
 
  Harvey洗漱完下楼时,前台有一杯莫吉托,没加薄荷叶的那种。
  “Morning,Mr.Crow.”他这么说着接过了那杯酒,看着那长着黑色羽毛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辛苦的一晚,我猜你也睡不好,所以,”他从帽子上摘下一片绿色薄荷放到了酒上,说“Here's your drink.”
  “感谢您,好先生。”Harvey沉思了一会儿,嚼起了那片薄荷叶说,“我是做了个梦......”
  “虽然我没睡多久,但我的确做了个很混乱的梦......”
  “愿闻其详?”Mr.Crow收起了新的锈湖早报,为自己和Harvey倒上了一壶茶。
  “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我梦到了纸盒,我被关在一个纸盒里,有人在外面...um......尖叫?我不太记得了,还有个人掐着我的脖子,好像穿着裙子?”
  “好吧,Harvey,我猜是压力太大了,需要我为您再调一杯莫吉托吗”
  “不了,先生,谢谢。但是Mr.Crow,请务必留个心眼好吗?我有点不安......”
  “我会的,Harvey,需要柠檬吗?”
  “太需要了,剥皮去籽谢谢。”他一口解决了自己的莫吉托低头看着Mr.Crow的袖口沉思了一会儿。
  “Mr.Crow,我想说一声抱歉。”
  “为了什么?亲爱的。”
  “我不识好歹的说您没有私生活。”
  “.......”
  “想必您有个愉快的夜晚。”Harvey接过了柠檬嚼了几下便被酸的不得不把柠檬吐出来。
  “Harvey你该去准备晚餐了。”
  “你不想听我的梦了吗?”他转身走到了窗边,惬意的坐在那把软椅上看着阳光再度照耀锈湖,一切又变成生机勃勃的一切,铃兰还开着,绣球还开着。
  “我以为你已经说完了。”
  “不不不,我梦到了一个词。”
  “什么词?”Mr.Crow抬起头开着窗边的Harvey
 
  “Aldous.那个词是Aldous”
 
  “您对这个熟悉吗,Mr.Crow?”
 

  然后乌鸦沉默了,猫头鹰在树上咕咕得叫。

——————————————————————————————

尬极了,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玩意儿了,你们就随便看看吧

越看越尬
 

哈维的爱好是莫吉托和休假,他的爱人是日记。1



我会更情愿称呼这一天为安息日。
——Harvey

Harvey梳理好自己略显杂乱的头发下楼去为自己弄一杯莫吉托时,旅馆外下了点小雨。
“早安,Mr.Crow。”
“早安,Harvey,昨晚睡得好吗?”Mr.Crow,难得的不在前台核对名单。他在靠窗的软椅上惬意的享受着他的早茶,埋头于他的报纸字谜。
“鉴于我将要接受连续六天的不眠不休的奴隶生活,我想不出我睡不好的理由,我的好先生。需要青柠吗?”Harvey往自己的玻璃杯里最后加入了一点苏打水,搅拌了一会儿,往嘴里塞进了一片薄荷叶。
辣极了,多棒的早晨。
“对半切开去籽,谢谢你。”Mr.Crow头也不抬的回答他。
更改一下,被奴役的美妙早晨。
Harvey端着他那杯没有薄荷叶做装饰的莫吉托靠在窗边,迎接阴天第一抹温暖的阳光洒在锈湖波光闪烁的湖面上,像某个荒诞的人间喜剧一样。而对面的Mr.Crow一边嚼着青柠结束了他的填字游戏。
“恕我冒昧,Mr.Crow,我能问你一个私人问题吗?”
“当然可以,Harvey,不过我很好奇为什么。”
“因为您看起来没有私人生活。”Harvey解决完了他心心念想的莫吉托,嚼着冰块发出些惹人生气的脆响。
“不,我有。”Mr.Crow折好了今天的锈湖早报,继续一口一口享受着他的不知道用什么泡的早茶。
“不,你没有。”Harvey仍旧烦人的在嚼着冰块。
“Believe it or not,我曾经养过一只鸟,他是一只有着灰色羽毛但非常呱噪的鸟,不过我非常喜欢它。”
“嗯哼,想象的出来,鉴于你真的很讨厌吵闹。”
“唔...不不不,我希望你能明白,Harvey,我爱他的原因是因为他会为我下蛋,而有煎蛋吃的早晨格外令人心情愉悦。”然后Mr.Crow,站起身来,收掉了报纸和茶杯,像个英式老管家一样,心情愉悦的回到了前台。
留下Harvey在那里沉思那只鸟。
老乌鸦。Harvey心想。
“哦,我很抱歉,”他停下了脚步,抬头对着谁表达着歉意,“早上好,Mr.Owl,雨已经停了,咖啡还是茶?”
“早上好,Mr.Crow,我已经喝过茶了,谢谢您,先生。”
“我的荣幸,先生。”Mr.Crow回到了前台,继续核对着今天的名单,和即将交给Harvey的食谱。Mr.Owl,穿着他的三件套下了楼,拿过了前台的报纸。
“早上好,Mr.Owl,很高兴见到你。”
“早,Harvey,你能帮我去看看Mr.Crow的船吗?”Mr.Owl面带着些许微笑的对Harvey说,一遍再一次的开始对表,他那块低调的,暗金色的怀表滴滴答答的告知着时间的流逝。
“这就去办,我的先生。”Harvey整了整他黑色的领结,离开了大堂。
“Mr.Crow,我能问您您心情大好的原因吗?”
“当然,先生,Harvey问了问我的私人生活,我回答了他我有只会下蛋的鸟。”
“你不喜欢煎蛋,Mr.crow”Mr.Owl想三十分钟前的Mr.Crow一样专注于今天的早报。
“确实不喜欢,先生。”Mr.Crow为他上了一杯伯爵茶,坐在他的对面,等待着他的问题。
“我猜你已经看完字谜了,先生。”Mr.Crow说。
“是的,的确。”
“The word?”
“Fate.”
窗外的雨停了,Harvey在岸旁看着在湖里摇摇晃晃的木船,那种向外辐射的颓废之感让Harvey不得不担忧这艘木船不会在湖中沉没。这一天开始了,客人们下午就要抵挡旅馆,他们都得做好准备,让每一位客人都值得留下。


====
今天仍旧没有吃到芋圆,非常难过。

自己的第一篇Rusty Lake的文,感谢您的阅读:D
想找小伙伴聊天

凡夫俗子 (小麻雀和Salazar味如嚼蜡的恋情)

OOC预警,OOC成山,作者是傻逼系列。
编辑和小作家的au
又开了一个坑,会努力填坑的。




“我原以为故地重游会让你心情愉悦些。”

“Ha!少来。如果你不挂着那副虚假的嘴脸,我亲爱的Salazar,我会感动的哭出来的。”Jack扯动着每一块脸上的肌肉,吐着舌头冲Salazar做了个极丑的鬼脸。

而Salazar只是裹紧了外套,冲着Jack无声的傻笑。

英吉利三月的风不会对你友善多少。

“所以你为什么选这儿?”

“做一件事。”

“你他妈做什么事要从巴塞罗那连夜狂奔到怀特岛?”

Salazar没有接话,拉着Jack下了船,走在人还不多的街道上。Jack一夜都没有睡好,连夜奔波让他感到头疼,他此时转过头看了看Salazar,他的爱人。

啊,如果他猜的没错的话,他明天就可以称呼他为“我的未婚夫”。
毕竟一个中年的行事龟毛的西班牙人,突然发了疯一样把自己拽到一个充满特殊意义的地方,目的用心还是很好猜的。

要么分手,要么求婚。

鉴于他们两个吵架互掐分居复合了那么多年,他赌是后面那个。
但是并不是每一回,他所预想的美好的事情都会那么的美好。
《黑珍珠》是一次,Daisy的勇敢是一次,Salazar辞职是一次。不美好的回忆像宿醉一样让人感到恶心。他本不应该抱着如此悲观的态度,但是,谁让他是伟大的Jack Sparrow呢。

Salazar求婚的那一刻显得不怎么耐烦。

“Jack Sparrow先生,能烦请您把你的手伸出来,让我余额不足的后半生变得鸡飞蛋打吗?

听听,哪个人求婚会说的像要死人一样。


Salazar第一次遇到Sparrow是在马德里的午夜街头。他从二十四小时的便利店拿了一瓶罐装咖啡,结账的女人摆脱他去看看路对面那个坐在地上的人。
“他在那里坐了快一晚上了,我有点担心,可是我不大方便离开这儿。”她是这么说的。
然后Salazar就去了,看着车子,慢慢穿过了马路,到了路灯下。

那个人异常凄惨的缩在路灯下,惨白的灯光把他的脸照得如此不真切。

“孩子,不冷吗?”他这么说着,开始了他们的 类似于一系列惨不忍睹的车祸现场 的结识。

“不冷。”他说,“我身上挂着金羊毛呢,先生。”s

那孩子满身酒气,衣服有些褶皱却又不致于脏乱的像个流浪汉,声音还间杂着一些属于孩童的稚嫩,怎么看都应该是个好好在家睡觉的孩子。

这可不怎么好办,Salazar想着,,西班牙的气候不算那么的难熬,但这不代表寒冷的风不会把一个满身酒气衣衫单薄的年轻人冻出病来。

趁着他思索的当口,那孩子似乎从酒里醒了过来,扶着墙缓慢的站了起来,他还没有Salazar高,只到他的鼻子,眼睛下有着黑糊糊的东西,。
“你是谁?衣着光鲜的先生?”他像张在墙上贴了许多年的海报一样,不大稳固的靠在墙上。
Salazar手握着一罐温热的咖啡,往往这个时候罐装咖啡带来的温暖超出了他本身的食用价值。
“我吗?Salazar,一个编辑。”Salazar看着他慵懒的样子裹紧了自己的羊绒围巾,站在路灯下打量着他,“你呢?怎么称呼?”
“伊阿宋。”
“............”
“好吧,Jack,光鲜体面的先生。”他扯紧了棉质的衬衫的袖口,

“快回家吧,孩子。外面太冷了。”

他把自己滚烫的罐装咖啡递给了年轻人,指尖似乎碰到了他的指腹,很凉,很冰。

然后他说

“我猜你有个聪明的脑子,快回家吧。”

伞挡住了那男孩的脸,Salazar自然看不到男孩的表情或者脸是如何,他唯一只记得他画了眼线的深黑色的眼睛。然后他便离开了,在天变得更冷之前,狂奔在马德里的大街上,狂奔在回家路上。他推开家门时,还不至于到浑身湿透的地步,昏黄的灯光让温暖充满了整个公寓,他泡在浴缸里,滚烫的水微微刺痛着他的皮肤。刚刚好的地步,暖和的恰当好处。放松下来后他无意识的想起了那个男孩子。他不太记得清他的脸了。

“Jack,听起来比伊阿宋更像是假的。”他这么想着,逐渐结束了他忙碌的一天。

或许是他之前被雨催促着跑得太快了,他根本无暇顾及那个街口坐着的男孩。那个男孩最后如何他也无从知晓。

“...有意思。”Jack如此说着,捂紧了咖啡罐。慢慢走在只有昏黄路灯的街上,他其实没看上去那么醉,他只喝了两杯朗姆。宿醉一般的困倦感来自于连续三天的不眠。他本只打算到酒馆见见熟人,喝点酒,就赶快走。他今天意外的没什么兴趣喝酒,然而,他倒是替冒失的小daisy接下了她前男友泼来的酒。

当时Daisy静了,他前男友Dave静了,酒洒了Jack一身,整个酒馆都安静了。

“Jack!”Daisy的声音在颤抖,Jack甚至能想的出来她秀气的脸被吓得惨白。
“滚开!死鹦鹉!”Dave的口音诡异像是个喝醉的蠢货。
“恐怕不行,先生。您泼了我一身酒。”
“我想怎样对她是我自己的事情,滚开。”
“Jack,快让开吧,他会打伤你的。”Daisy像是快要哭出来了,纤弱的手搭在Jack肩上,她怕极了,不仅是畏惧他的丈夫,他也畏惧Jack,她的挚友遭遇伤痛。她快被吓的说不出话来了。
可Jack,伟大的Jack Sparrow不会。
“唔...好吧,看来我也只有让开了。”他堆着满脸的笑容退出了那个暴躁的男人的视线。
下一刻,他把混杂了呕吐物的剩酒倒在了他身上,而Daisy在正面给了他丈夫一巴掌。
于是好好的酒吧混作了一团,劝架的挤不进去,看热闹的围了一群。玻璃瓶碎了一地。
“停下!”一个男人说话了,声音嘶哑,但谁都知道他的心情不算好。
Jack深有体会,更别提喊出这句话的抱着书的死老头是他爸爸。
“好吧,先生们,”他顿了一顿“当然,还有女士们。”
“我希望你们都还记得我们来这儿,来酒馆是干什么,不光是买醉。”
“恐怕我觉得Mr.Dave先生在此做的事情不大妥当。”
“因为一个女人在这里大动干戈,恐怕您要失去大量的钱财。”
“我想大家都明白,我们酒馆开到现在碎掉的瓶子少到令人发指,因为损坏的双倍赔偿,每个人都是双倍赔偿。”

“很抱歉,Sparrow”Mr.Dave扯了扯嘴角,走到了Jack面前说“你给我等着。”
然后他丢下了钱便急匆匆的出了酒馆,神色慌张,狼狈极了。
他推门的那一刻,Jack那无孔不入的欠揍的声音传到了他耳边,说

“你看起来来就像是个发情的猴子。”真是丑陋,Jack想着。
酒馆里又恢复到原先的样貌,喝酒的喝酒,哭泣的哭泣,老Sparrow说服了店主把二楼的房间腾一个出来给Daisy住,可怜的姑娘现在才有空去镜子前看看自己被乌青的眼眶。
Jack最终在自己老爹的注视下,推门而出,他想出去走走。这个想法或许放在书里会感觉浪漫的多,但是只穿着单薄的外衣行走在十一月的寒风下,结果可想而知。他最后甚至连路都不想走了。
然后事情格外的荒唐,一个西班牙人走了过来,西班牙人给了他一罐咖啡,西班牙人跑了,奔跑在大街上。

西班牙人说他有个聪明的脑子。

Jack记得他的脸,胡渣没刮干净,但是这不会影响他洁净的外表,他大概是刚下班,满脸疲惫,不知道他知不知道自己脸上有墨水划过的痕迹。



======

第一章没什么太大营养,金羊毛来自希腊神话故事,有兴趣的可以去看一看。

想找人k列玩!


今天玩ROOTS,不得不说Rusty Lake真的是超棒。Roots里面有一个事件叫The Lying Game.

主要是Albert撒了谎,在纸上上写了

“I don't love Ida.”

脑洞开了,就是

Salazar说了句“I don't love sparrow.”便离开了温暖的书房,窗外的雨吓得很大,木柴燃烧的声响也无法驱散刺骨的寒冷。

想看。

尘土镇 章一


“六月二十三日 晴 热的难受

随笔练习-不速之客

暗红潮湿的地毯,咯吱作响的旅馆木床,窗外公路上呼啸而过的汽车,四围房间里繁衍生息的原始行为,一张床十美元,给老板泡壶咖啡或者在午夜地下室跳个脱衣舞还能再往房间门上加把锁。
烂透了的旅馆,目光所触及的每一处都向外辐射出大厦将倾的颓废之感。

对于一个极度依赖小型封闭空间来舒缓身心的人来说,锁是必要的,而你显然到现在都不知道我在两个选择当中选择了哪一个,我估计你也不会想知道。好了,别心急,听完满满讲,马上就是我认识你的那一刻了,而你知道我在面对此种令人情绪波动的情况—请允许我命名它为“尴尬”,总是难免的陷入豆子的防御机制,虽然不是突然停滞,而是语无伦次。

那个房间有两张床,还算干净,水龙头里会出热水。洗完澡已经是午夜了,老板娘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查过,某种程度上让我觉得回到了幼时住的学校,粗布黑衣红鼻头,院长挥鞭把我抽。啊,不过换个角度想想如果院长是这位老板娘的话,估计就会变成老鸨的鸦片馆了。

那一天太累了,浑身酸痛,如果我早知道我会遇上你的话我会告诉你傍晚的云朵有多好看。

我本以为这个点来的人只会睡在长廊上,和那一堆猫狗滚在一起,但老板娘在十二点过二十分的时候,带着她独特的南方口音拿着钥匙打开了我的门闯进“我的房间”,尖叫着刺激我的耳膜。然而对于一个严重的封闭空间的依赖患者来说,你和老板娘的突然闯进把我吓的差点就要昏过去。

你就跟阵风一样,入住了我的长租房间。

早知道就给老板娘跳脱衣舞了,说不定就不用和别人同住了,干。

“淮稹,阁下怎么称呼?”
“阿米尔,A-m-a-i-r.”
“很抱歉打扰了你,今晚,如果可以的话我明天去问问婕拉是否愿意再给我腾一间屋子出来。”
我什么都没说,接连打着哈欠听着你柔软的口音,你关上了灯,关小了窗户。啊多谢婕拉这个刻薄的老女人告诉过你锁门,你似乎进出了几次,努力的放轻了脚步,反锁好了门。月上枝头,睡神的亲吻来得快且轻,我睡着了,但却完全不知道你在黑夜里仍旧透澈的睁开的双眼。

第二天来得很快,在婕拉该死的并且毫无意义的早餐时间—毕竟这个老女人在压榨你劳动力同时会给你最喜欢的吐司浸一层你最讨厌的牛奶,终于真正意义上的打了照面,认识了彼此,你是来此采风的作家,我说我是来这儿旅行的人,顺带还知道了你有些喜欢拿着吸管喝清咖,奇怪的人不是吗?起码对我来说是的。

  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婕拉在她的小花园里另栽的两颗葡萄树,你来的时候他们还有些泛青,

然而你似乎一直很好奇我是谁?某种意义上来说我觉得这不是个适合回答的好问题。”

写着名为二十三日的笔记到此结束,翻看那本牛皮本的手停下,往自己的骨瓷杯里加了三块方糖,“嘭—砰—碰”,少许让这个安静的房间起了点波澜。房间的主人抬起了头看着小房间里巨大的落地玻璃窗,蓝白色的纱质窗帘随着窗外的夏风唱着一场《图兰朵》,他不得不发现自己自翻开Aamir的笔记时,思绪的微微细小的裂缝都被这个像绞杀榕一样的人暴力的填满勒紧,他很少发生这种事,他热衷于让自己的理智控制自己而不是一本被洒过咖啡或者掉进过其他什么东西的笔记本。

“我能拿你怎么办呢?甜心?”

房间的主人陷入了一段回忆中,那时的他还不是大家最里说的某位,那时的他远没他现在那样光鲜,游走在外。他记得他风尘仆仆的赶到了一个被人称作“尘土镇”的旅馆,准备开始两个月的休息,坐的顺风车抛锚在半路,他领着一个老旧的箱子,顶着夜晚凉飕飕的风,披着澄澈的星空,颇具英雄色彩的走在马路上,他当时以为他能拥有整个世界。

然后,这就成了他在婕拉的带领下在六月二十四日凌晨零点二十分推开了扭开了那扇吱呀作响的门,看到了那个有着黑发的满脸憔悴的人,摆着一张凶极了的脸。于是他们交换了名字,度过了早已被预言过的第一晚。他,不,我们现在可以称呼他叫淮稹了,淮稹记得某本书的第78页上写着一段话,似乎是卡夫卡的,不过时间过于久远,他只记得最后一句,

“因此,故事一开始便绝望是毫无理由的。”

啊,棒极了。

他那晚并没有立马睡着,另一张床上的人不停用自己的头慢慢的轻轻的蹭着枕头,逐渐把自己缩进了被窝里,他背紧贴着墙,像只刺猬似的。他当时觉得这个地方真他妈的棒极了,一只刺猬,一个丧家犬。他向来不是什么容易悲观的人,只是他很容易把某条伤疤翻出来让自己满身血痕的走着更远,他那天晚上看着这个缩紧的刺猬,看了很久很久,直到月过枝头,知道自己沉沉睡去。

我想和他说声早安,他心里这么想的。

————————TBC————————
给我亲爱的淮少,
没你我可咋过啊...
抱歉我的懒癌,
这篇决定不会坑的【哭着】
@清和未歇咋又开学了 @我的淮少

柑橘

OOC

OOC

OOC预警

那是个充满柑橘气味的清晨,房间里满溢着阳光和橘子成熟的味道。

劫后余生的平静让Thomas有些措手不及,就好比说,他仍旧会在梦中被Chuck丢去给他的烤番薯吓出一身冷汗。不过似乎用“仍旧”这个词并不准确,Thomas的确很喜欢这个小子,他就像个孩子一样,啊不他就是个孩子,所以谁不喜欢他呢?不过言归正传,Thomas被吓出一身冷汗,不是因为那梦中的光景过于难以忍受,只是因为,他有次在梦中接住了那个番薯。那个番薯像是刚从火堆里拨出来的一样,烤焦的皮上还带着一息尚存的火星,但很快就被林地里的风吹灭了。Chuck盘腿坐在了沙地上,满头大汗的就像是刚狂奔过一样。
“Thomas......”Chuck咕哝着喊着Thomas的名字。
“嗯?”Thomas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Chuck,手里的番薯烫的吓人。Thomas没握稳,让番薯掉到了地上。番薯滚了一身的沙子,像死里逃生的小白鼠一样,滚回了火堆,被橙黄色的火堆吞噬了。
Thomas抬头看着Chuck,露出一个尴尬的笑容说“这下吃不成了......”
“我还有,但这是最后一个了Thomas,”他顿了顿,“最后一个了。”
Thomas抬头看着Chuck,Chuck手里握着一个番薯,紧紧握着他直到自己骨节泛白,番薯被捏成了一顿碎渣,在chuck上衣上糊了一大片,Thomas闻着番薯的味道,里面参杂了柴火熊熊燃烧的气味,那气味愈演愈烈吞噬了Thomas,也吞噬了Chuck。像平原上的第一粒火苗,燃起了一场火红色的纱巾。纱巾裹住了chuck的身子穿过了心脏。
“Goodbye,Thomas.”

“不!!!”
Thomas被火红的纱巾吓出了一身冷汗,惊恐的睁开了眼。
外面很暗,没有鸟叫,淡黄色的窗帘被微风吹起,他的胸口很重,左手被人用力的握住。
“怎么了?”黑暗里传来了第一声Thomas喘息声之外的声音,安静平稳的像林地里平缓流淌的小溪。Thomas转过头,看着声音的主人,阳光还没照进房间,他只能看到熟悉的轮廓,是Minho,他的Minho。Thomas翻了个身拉紧了被子向他凑了过去,他打赌他现在脸色跟在迷宫过夜的那一晚一样惨白。Minho没在多说什么,就像以前Thomas每次做噩梦一样把他抱紧怀里,一下一下把手伸进那团乱糟糟的头发里,安抚着他的Thomas,Thomas也毫不客气的拽紧了Minho的胳膊。
“我梦到Chuck了。”
“他和我说了再见。”梳理头发的手停顿了一会儿,
“我想他了,Minho”疲惫的声音落在了Minho的耳边,
“我也是,每一天都是。”
“Thomas,他一直在你身边。”
“当然,我也会。”
“你知道我虽然有亚洲血统,可我对含蓄的表达一窍不通。”
“我爱你,Thomas”

这个该死的亚洲人。Thomas心里唯一想说的只有这个。该死的。

天快亮了,Minho的脸不像黑暗里那么模糊了,早上的风带来了柑橘的味道,他们到达这里时,那棵树就站在这里站了很久,没人闻它的香气,没人为他打理杂乱的树枝。Minho和Thomas花了很长的时间让这棵树又活过来,他第一年结的柑橘香气笼罩了整间屋子。
他们在树荫下告白,在树荫下吃早饭,
在香气里接吻,
于是现在Thomas从被子里钻了出来,贴近了Minho,黄皮肤的人凑上前将鼻子贴在了一起,Thomas在他下巴上留了个吻。
“你这个该死的老混蛋,现在,该死的快点起床刷牙然后,”
“吻我。”
毫无疑问的是,他们让树上的柑橘等了很久才被当作早饭吃掉。

====
亲友 去年圣诞节给我点的梗。
感谢他的无限容忍和溺爱。

Gramander 锈湖 占tag致歉

逃离方块AU

毕竟这个游戏没有一个准确的剧情,所以很大一部分都有自己的主观猜想,所以请不要介意。

部长设定为Mr.Owl,对没错,一个可以呼风唤雨的男人,而Newt设定成了Dale,一个九岁生日的时候,全家被Mr.Rabbit开枪杀害的人。

嗯大概是锈湖是一个不同寻常的湖,这个湖需要新鲜的黑白记忆方块去维持。黑色代表着不怎么令人愉快的回忆,而白色与之相反。

总之就是这一次Mr.Owl和Mr.Crow决定了要把Newt的方块抽出扔进锈湖,然而Newt因为家庭的变故,记忆方块变成了黑色,然而Graves并不想让Newt变成只会杀戮的黑色活死人,于是给了Newt一个机会,回到家里人被枪杀的那一晚去 改变那场事实。Newt也的确“挽回”了一切,只是被吓得不轻,以为Mr.Owl和Mr.Rabbit只是个梦。

然而事实就是事实,已经发生过的事情是不会改变的,Newt回到了那一晚阻止了Mr.Rabbit,于是又这么长大了,成为了一个神奇动物学家,最后在美国这片神奇的土地上遇到了Percival Graves。Newt对这个感到陌生又亲切,渴望着靠近,当时Graves的举止言谈和非凡的个人魅力,让Newt感觉无所适从但却想伸手索求更多。Percival起初仍旧想把这个年轻人的方块抽离出来喂养锈湖,于是给了他指引(当然是在神奇动物的指引下,诱骗Newt说锈湖的湖底有一个未知的黑影),于是Newt就来到了曾经在他模糊不清的记忆中出现过的锈湖,一路上Graves和Newt相处甚好,以至于到后来,Graves陷入一个两难的境地,一方面锈湖需要新鲜的记忆并且自己的好友Mr.Crow让他明白,自己身为Mr.Owl的身份,一方面又不希望Newt就这样从一个鲜活的生命变成一动不动的木偶。然而同时,Newt也发现了这个湖不太对劲的地方。

然后Newt发现了Mr.Owl和Mr.Crow的书信,他们这么多年一直都在找寻新鲜的记忆来喂养这个锈湖,而Newt只是其中的一个。让他更崩溃的是,Mr.Crow最后寄出的那封信,他说,
                                 过去从未消逝。
Newt才发现了不太对劲的地方,他从未能拯救自己的家人,事实已经发生就不会改变,这样做只是能让自己充满怨念的黑色方块转变为白色方块,这样这个湖才能继续保持活性。
  而Percival Graves就是Mr.Owl。
  简而言之,觉得自己倒霉人生中迎来了另一道曙光的Newt,当然曙光指的是Graves,他发现他的光芒或许只是想把他身上的方块抽离出来喂给锈湖,就像之前被扔进锈湖的那么多人一样。而Graves花费时间陪着他只是想确认他的黑色记忆方块,已经变成了白色,并且可以随时喂给锈湖。
  “你要我的方块吗,Mr.Graves?”
  “或者我称呼你为Mr.Owl会更合适。”
  “你骗了我......你不该让我去'救'回他们。”
  “你会杀了我吗...Percy?”
  “你会吗?”

Graves沉默了。

结局.————不确定要不要写刀,毕竟一直写刀,以至于室友每次看我手稿都想打死我。
   好吧HE结局可能性比较大,昨天晚上查设定查到凌晨,然后做了一个被“鹿人”杀死的梦。我觉得还是甜饼比较好。

下周小高考,然后考完了回来发这篇。







um...其实是因为之前开了篇洛丽塔AU的gramander,然后到车的部分一直没憋出来。然后,昨天刷lofter发现三个太太准备联文写洛丽塔,然后我就打算,等这三位的文全发出来了,如果可以的话,我再把我那篇渣作发出来。

毕竟Newt实在太美好了。

以及逃离方块系列游戏最好不要在晚上玩,最后不要开声音玩,如果你胆子比较小的话(比如我)。

感谢看到这里,而且还不嫌弃我絮絮叨叨的废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