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颗磕科ke

我是辣鸡/秃发危机/混沌邪恶/爬墙贼快

有人找你

Aldous和 Jakob

Jakob记得第一次遇到Aldous的时候。
那是个阳光说不上明媚的清晨,空气中弥漫着一团团白色的雾气,厚重得像是能直接拧出水来。整个湖面都是雾蒙蒙的,迷迷朦朦的根本看不清方向。Jakob便任由那只木船随着水波向某个方向飘了过去。他躺到在船里,毛糙的船底和短小的木刺轻挠着他的手。他抬头看着锈湖的天空,挥之不去的浅灰色上泛着淡淡的金,那层金像是浮在上面的,怎么也沉不到渴求它的地面。
于是他閤眼,风从东南的山岗上吹到了他的耳边。
他睁开眼时,他的船在过一个桥洞。
鸡蛋花黄色的花瓣落到了水面上,他抬头看到那棵盛开的树上露出的一小截腿。
那腿很细,像根火柴棍似的,不老实的在那根粗壮的树枝上晃来晃去。Jakob坐了起来,他躺了太久,背有些发硬。他抬头看着那条自由晃着的腿停了下来,几朵鸡蛋花被一双手拨到了一边。船顺水缓慢得拐到了另一条支流上,他这时终于那根“火柴棍”的脸,那是一个男孩,脸上写满了疑惑和好奇。Jakob举起了自己的烟斗朝那双灰眼睛点了点头,那双浅灰色的眼睛在高高的树枝上也望着他,朝他挥了挥手。
他们那样一直对视着,直到一个有点急切的声音喊了起来
“Aldous!!快出来,妈妈找你!”
那个男孩听到之后,又把自己从那堆花丛中缩了回去,他把自己的细长的手机缩成了小小的一团,紧紧贴着托起他的树干,低着头偷偷看着一个穿着不合身的衬衣的男孩在地上大呼小叫,急得像无头苍蝇一样。
他不知道过了多久,“火柴棍”似乎意识到自己做得有点过头了,便晃了晃树枝,扯了一大把鸡蛋花下来,他说“嗨,William,我在这儿。”
他灵巧的爬下了树,跟急的满脸通红的William道了歉。
“我睡着了,没听到你在叫我。”
“好吧,Aldous,我相信你,无论你到底是真是假,但别有下次了好吗?快点回去吧。”
“当然,哥哥。”他每次看到William气得脸发红都会表现得格外乖巧,以至于William根本没法对他发什么太大脾气,之后的每一次都是这样,周而复始。
Aldous弯下腰捡掉了粘在裤脚上的草屑,抬起头时,他看了一眼那条缓缓流淌的河水。
然后他说:“走吧,回去吧。”



没前文没后文没全文的深夜半吊子随笔

这首真的超级可爱

就像真的在逗小婴儿一样,脑补每一个傻爸爸蹲在宝贝丫头的床边,看她翻身,看她在梦里砸砸嘴,说话也超级小声的傻爸爸

葱油鸡

葱油鸡是世界的宝。

如果所有的事都像葱油鸡一样就好了,无论你是酱油放少了或者葱花放多了,都会有喜欢的人,有的人喜欢热一点有点的喜欢凉一点的,这都是没有问题的。

所以无论什么口味的葱油鸡,都有它存在的意义,哪怕在你看来它很难吃,挂着血丝有点膈应,但总会有人喜欢,总会有人执着于他喜欢的那个味道的葱油鸡。

有的时候,酱料里放洋葱不放洋葱是有很大区别的,但吃或者不吃,这只是个人意愿的问题。

有的时候我只是想在这个有点漫长的人生找到我自己的那份葱油鸡,这这件事上我们会做出很多的蠢事,因为无知,因为尴尬,但这并不妨碍你去找你自己的葱油鸡。

我一直很喜欢那一家的葱油鸡饭,他会给我很多很脆的青菜和花生米,他还会在饭的最下面放三小块红烧过的土豆,面面的,很好吃。之后他不卖了,不卖了很久很久,然后我今天去的时候,他突然又开始卖了,五月份真的给了我很多惊喜,六月到现在也是,我希望未来也是,我已经在找葱油鸡的路上,哭过、笑过、脸红过,我是头一个对我的葱油鸡笑的人,那么他也一定会对我很好,吃的时候我也是最开心的时候,因为那是我的葱油鸡,不是别人的。

我希望我高考结束之后能吃更多不同口味的葱油鸡,无论怎样都好,希望还能学着做一下,不会的东西我可以去学,这就是过去十二年来我所在做的事。

六月快乐,葱油鸡最棒了。

早晚有一天会淹死在自己挖的大洋里。

红色头发的Gina

《灰鸟衔枝》里的第一篇吧

这篇的灵感是马罗伊山多尔。


  我有个弟弟,我的两个儿子都很喜欢他,虽然他不会说话。

  哦你问他们两个今年多大了,大的是Philip十四,小的David八岁,是啊,精力旺盛的年纪,Philip每天都回来的很晚,掐着饭点吧大概,我很久没和他们一起吃饭了。

  没错,画廊的事情太多了,有点顾不上他们,我想等到夏天了送他们去我奶奶那里住一阵子。你问我奶奶?啊是的,你应该问的,我没向你提起过,我奶奶家住在山上,是栋红顶的老房子,楼梯不太好,踩上去嘎吱作响的那种老楼梯,采光到不错,我和我哥哥John搬出去之后,那边就空了很多房间,所以我奶奶就开始招房客了,顺带让他们帮帮忙,摘点樱桃之类的,你知道的,城里人爱干的事。山后有一大片樱桃,开花的时候还挺好看的,看我从没在意过。你知道吗?她还硬在花园里种了一棵柑橘树,它种下去第三年才开始结果,味道很大,沉甸甸的那种果香。她会做很好吃的樱桃馅饼但是果酱尝起来糟糕透顶了。

  哦!我想起来了。

  那棵橘子树是我弟弟出生的时候种下的,你不提我奶奶我都快把这件事忘了。你口渴吗?我有点渴了,这几天开始变得很干了,我嘴角有点裂了。

  什么?润唇膏?谢谢,不用了,我喝点水就好了,我润唇膏被我忘在画廊了,我一会儿顺路去拿一下就好了。你要喝点什么?

  柠檬水?哈哈哈,那我要苹果汁好了。这儿的水果汁一直很好喝,当然橘子例外。嗯?你问为什么,因为这儿最好的橘子在我奶奶的菜园子里,好吧开个玩笑,开个玩笑。

  我弟弟?哦你问他啊,他叫Albert,不不不,他跟我不一样,他头发颜色深得多,像我父亲一点。他我不知该怎么说起他,他有的时候让我有点不知所措。他很喜欢看书,作家都已经去世的那种,笑起来很好听,看上去就很稳当的那种人。他长得很像妈妈,脸颊上有颗很淡的痣,唱歌很好听。他比我小三岁,9月就要33了。现在在奶奶那里打理一下樱桃,偶而写点文章拿去给报社之类的,我不是很清楚。John要知道的清楚一点吧,说实话我这几年我跟Albert关系不大好。

  跟自己亲兄弟闹矛盾是不是不太好?哈哈,倒不是你想的那样,我爱Albert,我很爱他,他是我的弟弟啊,但是,你知道的,他总是会让我不知所措。Albert变成哑巴了,那天凌晨浑身湿漉漉的回家了,是冬天,外面雪刚停,然后他凌晨才回家,头发是湿的,手是冰的,嘴唇冻得发紫,脸上还莫名其妙的青一块紫一块的,我赶紧让他去洗澡,可他坐在门口那里,一动也不动,眼神发直,看着很远很远的地方,那眼神就感觉快跟死了似的。我被他吓坏了。我真的被他吓坏了......他怎么能这样......

  然后他终于开口了,很细很轻的声音叫我的名字,声音哑得不像话了,我在客厅里大喊着奶奶和David,我冲到了他旁边,硬是把他拉了起来,David也下来了,我们两个把他弄进了浴缸,还有热水,Albert就坐在浴缸里。David看着他然后说“Gina,陪奶奶去睡吧。”然后一句话也不让我说就把我赶了出去。

  然后水声响了,我把奶奶拉回了房间,我还是在外面坐着,等着Albert,我一晚都没睡着,David给他擦干后把他送回了房间,感冒药也给他喂了,但Albert还是起了高烧,隔天在医院醒过来之后,就不会说话了。

  Albert就不会说话了,您知道吗?多荒谬啊,Albert之前快活地就像只鸟一样,之后就在也说不出话来了,一天到晚躲在书房里,房顶上,很晚也睡不着,睡得不稳很早又醒了。我一段时间后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我问他到底是谁干的,他在他那本用来交流的本子上写我的名字,写了满满一页的Gina,然后看着我摇了摇头。我不是没找过心理医生,可Albert永远不配合。我想逼他又不敢,想恨他又下不了手。他他妈的就是不肯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个混蛋!

  可那有什么用呢,我爱他,他是我的Albert,我的。

  ——她眼眶红了, 抽了两张纸抹了抹眼角,看了会儿窗外又转过头来看着我,一时之间我们俩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伸出了手,我这她的右手,还残留一点颜料点的手,就这样过了很久。突然,她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沉默起来,望着我身后某个方向出神,嘴唇微长,我甚至能看到她嘴唇上裂的几道口子。我转过了头去。——

  不不不!别去看,亲爱的,转过头来,看着我好吗,对没错,看着我亲爱的。我不是很想见到那个人,就那个,收银台前的那个。别转头转的那么快,慢一点转过去,帮我看看,他在买什么,樱桃派吗?钱包是一个很旧的棕色的吗?

  啊,果然是他。谁?我家的一个房客Adrian,在我奶奶家住过三年,是个律师。我为什么躲着他?嗯,说实话我们想到我会在这里遇到他,他应该是在特区或是大城市那种地方徘徊的,他自己说过他早就被这儿抛弃了,不会再来了。我上一次遇到他还是在年初的时候,对就是那次画展,他就在那里,仍旧很有礼貌的跟我寒暄了一下。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今年九月就要结婚了。和一个叫Gloria的姑娘。我为什么阴着脸?不不不,我是想到点别的事。

  ——水来了,来的有够慢的,她紧咬着吸管慢慢的吸着她的苹果汁,我看着她的脸,看了一会儿又转回去看看那个在窗边落座的带着眼镜的男人。——

  您愿意继续听我说点什么吗,亲爱的,对,一点我家的狗屁事。

  ——我点了点头。——

  谢谢亲爱的,明晚请你吃饭。好吧事情还得从我的弟弟,Albert说起,。那个时候Albert,Albert......Albert很不好,每天只是坐在那里,出院之后,就回了奶奶家里,然后就一直待在那里,没再离开过。他那几天仍旧走路不稳,累了就坐在爷爷的扶手椅上。

那个男的曾经在我奶奶那里住过一段时间,Albert当时也在那里,他们认识。那个时候刚好是夏天,樱桃刚收完,他就是那个时候去的。他们认识了,然后Albert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他们两个,很亲密。

我当时被电话紧急叫走了,Albert回奶奶家已经一个月了,Adrian在我走之后才来的,奶奶当时本来不想再招房客,可她没办法一直看着他,于是他还是让他来了。你猜怎么着,我再次回来的时候看见Albert和那个男的在湖边,互相比划什么,奶奶告诉我那个人在教Albert手语。Albert看起来很开心,但是一见到我就又变回了之前那种萎靡不振的感觉,他不敢看我,也不和我“说话”,我到头来还是什么都不知道,然后我当晚就跑了。Albert总是让我手足无措,我不敢再待在那里我怕我看着他就会想摔盘子,朝他大吼大叫,然后我就跑了,吓跑了。而那个Adrian一直陪着Albert,鬼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圣诞 铲雪 困觉

  圣诞 铲雪 困觉
现代au   笔名为kylo ren的编剧Ben Solo和第一秩序职员Hux
垃圾ooc  给我的鸡 请您快去看ep8
ooc并且无聊
ooc并且为了甜饼在甜饼

  Ben Solo那天站在自己家门口看着大概有一英尺厚的积雪陷入了沉思。
  雪太厚了,而且铲雪的只有一个人,铲子还在后院的杂物柜里等着落灰,结果雪一大把后门也给堵死了。
  那是他和Hux过得第二个圣诞节,雪在十一月断断续续下了几次,之后只是偶尔飘几朵雪花,而懒怠或者忙碌的像Ben一样的人,直接把往年铲雪这件事忘得一干二净。然后在十二月突降了一场大雪,把他和Hux搞的措手不及。
  Ben有时候不知道该怎么形容Hux,即便他是一个科幻小说作家偶尔兼职编剧,他能想象得出万物的此消彼长,或者某种双离子引擎战斗机,可他语言贫瘠到无法找出一个词或一句话来形容Hux。他后来在某天的日记或者随笔上写,“Hux是一个恶脾气暴躁,眉毛不对称的暴躁南瓜。”
  那是他们认识的第一年的圣诞时的事,Hux收到了一封语音邮件,内容他已经完全记不清了,他只记得些“南瓜”“皮包骨”,Hux的表情算不上开心,甚至有些咬牙切齿。Ben觉得自己应该说些什么,然后他清了清嗓子开口说:“圣诞快乐,姜饼人。我觉得这个更配你,姜红脑袋。”
  然后当晚Hux扯着他的头发把他扯出了房间扔进了雪里。
  “只有姜红脑袋才可以他妈的叫另外一个姜红脑袋叫姜红脑袋!”
  那晚很冷,但最后Hux三分钟后就让他滚进来了,Ben为了报复他,把他写进了某个八百字的小文章里恶心他。
  好吧,之后每一年圣诞他们都会一起过,之前是因为两个人都不怎么愿意回自己“家”里,两个人莫名其妙搞上了之后就更不用说了。他们像不正常的情侣一样靠打架来增进情趣,想正常的情侣一样在圣诞节穿一件超级丑的手织红绿毛衣。
  但这个圣诞假有点令人厌烦,Hux上司snoke莫名其妙的在年终病了,Hux不得不暂时接替Snoke工作,一边要加班加点的催促剩下几个烂尾工程的进度,还要年终总结。
  “别生气,为了年终奖金我一直在加快了。”某次激烈运动之后Hux说。
  最后结果是,这个疯狂的姜饼人凌晨三点回家,带着一身冷气钻进Ben温暖柔软的被窝,Ben被他突入其来的动作弄醒了,姜红脑袋疲惫的歪在枕头上,他几挫头发被雪花弄湿粘在了一起,他还穿着公司里穿的制服,但他记得把湿透了的围巾和外套扔在下来。Ben坐了起来,胡乱在床头柜上乱挥着手打开了台灯。之前的台灯在某一次暴力冲突引发的性爱时不知道被谁给推地上了,新的台灯是Hux选的,原来惨白的灯泡换成了柔和的黄色。他看着Hux的脑袋,抹了把脸,试图让自己清醒点。
  “Ben?…”Hux因为灯光把头埋的更深了。
  “嗯?”
  “他妈的把灯关了。”
  “等会儿,先别睡死了,去把头擦干。”他硬是把这个软成一滩烂泥点Hux给扶了起来,去客厅给他拿热茶,Hux在门边靠了一会儿,摇摇晃晃的进了浴室,蒸腾的热汽包裹住了他全身上下。再次回到床上时,Hux仍旧把自己的头埋在被子里,唔哩咕噜地小声抱怨着什么,
  “snoke到底什么时候死???”
  “phasma差点被白痴下属气到掀桌子,但好歹事情都结束了。”
  Ben只是点点头,偶尔“嗯”几声以作回应。
  “Ben,”Hux困倦的喊了一声,
  “睡吧。”Ben熄了台灯,屋内安静到只有两种不同的呼吸声交织在一起,一开始还能分辨出来,Ben的要比Hux慢些,Hux太累了声音有些响,后来,雪大了,夜深了,呼吸交错混在一起也就分不清了。
  所以当第二天他起来,站在门口发现门推不开时,他有点绝望。于是他开了窗,顺着Hux的猫millicent早上出门的路线,相当艰难的翻进了后院,面对积雪陷入了沉思,Hux还在睡,睡得想当沉,他不可能去把他叫醒,那只姜红色的猫围着他转圈,他站了一会儿说
  “操他的 .”
  一个人铲雪实在是非常惨,于是他连铲子都没拿抱着猫又翻了回去。
  Hux还在睡,Milicent先他一步占据了床尾,舒适并且优雅的窝在那里,Ben脱掉了外套踢掉了鞋子,带着一身寒气钻回了被窝。
  “Ben…?”Hux甚至连眼都没有睁,含糊不清的喊了一声,
  “睡吧,还早。”
  他把自己冰冷的额头抵上了姜红脑袋,他凑近亲了下Hux的鼻尖。

今天中午到的货,超级开心

这周没有课,本子又到了,比赛又赢了,而且说不定保级稳了。

非常喜欢太太的文了,大概能有一千种的赞美想献给您,但是这个人每次说话都非常的语无伦次,期待您下一篇文:D

开心极了开心极了开心极了

您尊重我的观点,然后在我说出我的想法后,把我压得死死的,说我目光狭隘,自我膨胀,没有脑子。

Harvey的爱好是莫吉托和休假,他的爱人是日记 3


Harvey的一生准确来说是从旅馆开始的,因为他的记忆从此刻开始。
而他也从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对。


“Morning,Harvey,昨晚休息得好吗?”
“并不好,先生,您昨晚过得愉快吗?我确信昨晚大堂灯光昏暗的,甚至还有一杯白葡萄酒被遗忘在软椅上。”
“我的错。”
“你知道我指的不是这个。”
Mr.Crow轻笑着,格外体贴的给哈维调上一杯莫吉托,又辣又凉的薄荷和锈湖产冰块把他一夜的疲惫强制性的消磨去了。出乎Mr.Crow意料的是,Harvey今天并没有把青柠切开慢慢地吮吸它。
Harvey略显粗鲁的往自己嘴里硬塞了两颗小青柠,他一直无法描述在柚子或是柠檬的皮上划上那么一刀所带来的清醒和愉悦,那种愉悦的芳香盘桓在自己的舌尖齿缝试探性的触摸着他的嗅觉,但一切就像场梦一样,很快便被柠檬应有的必要的酸涩掩盖去了,Harvey甚至咬碎了苦涩的籽,把所有的,好的或者不好的事情吞噬殆尽。
“我今天需要把雪茄送去对吗?”
“我想是的,结束之后就能休假了不是吗?”
Harvey抬起头,长久的注视着Mr.Crow,从他的袖口到他的领带甚至他脸上任何一根乌鸦毛。
他在Mr.Crow疑惑的想开口时,他说
“我觉得旅馆隔音可以再好一点,鉴于我就住你们俩隔壁。”
“我爱您,Mr.Crow,我希望您能明白这一点,不仅仅只是因为您是我有记忆以来见到的第一个人。”
然后他离开了,走进厨房关上了门,喝完了他最后一杯莫吉托,上楼了。留下乌鸦一个人站在大堂。

“事情是如此自然而然的发生,如同落日西垂,夜幕降临。”

Harvey向来对Mr.Owl的模糊不清的解释嗤之以鼻,所以当Mr.Owl站在窗前对他读着《悲惨世界》的时候,他对他翻了个白眼。
“无论如何,欢迎您回来,Harvey,需要莫吉托吗?”
“不了,先生,我需要去休息了。”他这么说。
“好好看看那些方块好吗?亲爱的。”Mr.Owl和善的这么对他说着。
Harvey只能环顾了房间,看那些被锈湖的水淹没的黑色阴影,Harvey甚至能想象的出来他们死前痛苦绝望的表情。
当然,最多的是愤怒和血腥。
当他转头去看White Cube时,他瞄了一眼门,锁死了并且那只该死的蝙蝠挡在了门口。
Harvey看着Mr.Owl的微笑时,什么都明白了。
他得不到该有的假期了,该死的。
“感谢您,先生。”他这么说着,然后听着后面玻璃开裂破碎的声音,把口袋里藏的薄荷叶塞到了嘴里,自己的脚后跟已经被锈湖绝望的湖水淹没了,他转身,看到了自己刀下的五个亡灵。

后面的事情显然已经被人熟知了,客人们逃了出来,Harvey疲于奔波,无论是和Laura在一起或者是在磨坊的短暂停留,Harvey在冥冥中的某种驱动下,差点丢到了自己的命。

————————————

“你确定?”
“Dale的记忆需要被好好处理,当然也包括Laura的。”
“恕我冒昧,他可能会死在那里。”
“所以,我需要你Aldous。我需要你替我去磨坊,看好一切。”他缓慢的吐出了一个烟圈,像是春天门外的那棵树开出的花一样,瞬间就消散了。
而Harvey站在门外,他刚从Mr.Pigeon的房间出来,准备回房那些东西。

“Good Luck,Harvey”他那晚在自己的日记中写到。
那是他最后一次用笔写下他短暂的回忆,他在最后一天到来前,把日记封好,藏在了旅馆某块松动的石砖下,喝完最后一杯莫吉托,开始了他漫长的“休假”。





——————————————强行结束

感谢你们阅读完这份垃圾,谢谢:D

猫头鹰知道所有的事



哈维的爱好是莫吉托和休假,他的爱人是日记。 2


  那天下午稍晚的时候,Mr.Crow带着五位客人回到了旅馆。
  Harvey看着自己端着的Shrimp cocktail,粘稠的番茄和明黄色柠檬配的是今早被Mr.Frog捞上来的鲜虾。Mr.Frog眨着他那双大的有些吓人的眼睛信誓旦旦的对他说:“相信我,Harvey,锈湖里的虾有一股淡淡的甜味,配番茄错不了。”
  Harvey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他鼻子里刺鼻的腥味让他想尖叫。
  但他还是规规矩矩的端着那早晚都要过时的shrimp cocktail去欢迎他们的客人。
  “说实话,事实其实出乎我的意料,”他在凌晨的唯一那么点喘息的时间,在日记上这么写着。
  “Mr.Deer对于鸡尾酒的挑选出乎我的意料,我是说,我非常喜欢薄荷在舌尖火辣的凉爽,但对于Blood Mary这种口味强烈的酒我持保留态度。”
  “同样的话适用于Mr.Frog的虾。”
  之后他便收起了蘸水笔和他心爱的日记,平躺在那窄窄的床上,身下的白色床单散发着一股极淡的香气,慢慢的轻柔地包围了Harvey,他得趁时间还早休息一下,等待下一天的到来,或者胡思乱想一会儿。不过显然,他从来没办法在深红色的夜晚做一个好梦。
  于是他干脆等着,等着属于他的闹钟。
  当Harvey仍旧沉思于天气和薄荷长势时,Mr.Crow替他处理了Mr.Deer的一些善后,你知道的,清理地毯,替换床单,给花浇浇水,当然浇水的事情他偶尔会请Mr.Owl帮忙。
  Mr.Crow作为一个,当然这是在Harvey看来,作息极度规律的“老人”,他总会把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得干干净净,非常漂亮。等到处理完尸体,他会踩着深红色的羊绒地毯上楼,他脚步利落不拖泥带水,然后整理自己的衣领,举起右手轻叩二楼尽头的私人房间。
  “Morning,Sir.”然后那扇门开了,红茶的香味溢散到整个走廊。
  如果可能的话,他会给Harvey带一点青柠之类的,令人愉悦的东西。
 
  Harvey洗漱完下楼时,前台有一杯莫吉托,没加薄荷叶的那种。
  “Morning,Mr.Crow.”他这么说着接过了那杯酒,看着那长着黑色羽毛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辛苦的一晚,我猜你也睡不好,所以,”他从帽子上摘下一片绿色薄荷放到了酒上,说“Here's your drink.”
  “感谢您,好先生。”Harvey沉思了一会儿,嚼起了那片薄荷叶说,“我是做了个梦......”
  “虽然我没睡多久,但我的确做了个很混乱的梦......”
  “愿闻其详?”Mr.Crow收起了新的锈湖早报,为自己和Harvey倒上了一壶茶。
  “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我梦到了纸盒,我被关在一个纸盒里,有人在外面...um......尖叫?我不太记得了,还有个人掐着我的脖子,好像穿着裙子?”
  “好吧,Harvey,我猜是压力太大了,需要我为您再调一杯莫吉托吗”
  “不了,先生,谢谢。但是Mr.Crow,请务必留个心眼好吗?我有点不安......”
  “我会的,Harvey,需要柠檬吗?”
  “太需要了,剥皮去籽谢谢。”他一口解决了自己的莫吉托低头看着Mr.Crow的袖口沉思了一会儿。
  “Mr.Crow,我想说一声抱歉。”
  “为了什么?亲爱的。”
  “我不识好歹的说您没有私生活。”
  “.......”
  “想必您有个愉快的夜晚。”Harvey接过了柠檬嚼了几下便被酸的不得不把柠檬吐出来。
  “Harvey你该去准备晚餐了。”
  “你不想听我的梦了吗?”他转身走到了窗边,惬意的坐在那把软椅上看着阳光再度照耀锈湖,一切又变成生机勃勃的一切,铃兰还开着,绣球还开着。
  “我以为你已经说完了。”
  “不不不,我梦到了一个词。”
  “什么词?”Mr.Crow抬起头开着窗边的Harvey
 
  “Aldous.那个词是Aldous”
 
  “您对这个熟悉吗,Mr.Crow?”
 

  然后乌鸦沉默了,猫头鹰在树上咕咕得叫。

——————————————————————————————

尬极了,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玩意儿了,你们就随便看看吧

越看越尬